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视频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代写公司年会小品剧本
剧本名:爱你两生两世第一百二十九集 玉皇大帝巡泰山 桃花仙子被捉拿
作者:董兴启
专业代写小品、相声、快板、三句半、音乐剧、情景剧、哑剧、二人转剧本。电话:13979226936 联系QQ:652117037
电视剧剧本
 

第一百二十九集  玉皇大帝巡泰山 桃花仙子被捉拿

1.早晨

1.1.泰山

1.1.1.碧霞祠

1.1.1.1.碧霞祠外

碧霞元君迎驾在祠门外。

天将、护法神等来到祠门前,分列两侧。

碧霞元君上前参见玉皇大帝,施礼道:“臣恭迎陛下。臣不知陛下驾临,有失远迎,请陛下恕罪。”

玉皇大帝道:“御妹莫客气。朕是今日兴起,趁这九九重阳之日,来泰山一巡,看望御妹,并未知会,御妹当然不知,御妹何罪之有?朕又怎会怪罪?”

碧霞元君忙道:“谢陛下。请陛下驾临祠内歇息。”

玉皇大帝和王母由碧霞元君引导,在金枝、玉叶和众仙子的簇拥下,向碧霞祠里走去。

1.1.1.2.祠院里

碧霞元君引导玉皇大帝和王母穿过祠院,向大殿里走去。

1.1.1.3.大殿里

碧霞元君引导玉皇大帝和王母走进大殿。

金枝、玉叶紧跟玉皇大帝走进殿里,众仙子则候在殿外。

怡人、怡心尾随之后,走进殿里服侍。

碧霞元君向玉皇大帝和王母让座道:“陛下、王母请坐。”

玉皇大帝和王母客气地道:“谢谢御妹。”

玉皇大帝坐在大殿北侧正中位置,王母坐在大殿左侧边。

碧霞元君站在大殿右侧边,对仙子怡人、怡心道:“上茶。”

怡人、怡心道声“是”,向大殿外走去。

玉皇大帝对碧霞元君道:“御妹,快快请坐。”

碧霞元君道:“谢陛下。”然后坐了下来。

玉皇大帝道:“御妹离开天宫,一晃也有许多年了,不知御妹住得习惯否?”

碧霞元君道:“谢陛下恩典。臣来泰山千万年,虽然尘世间纷争云起,战乱不断,但却未曾有一人来此骚扰过。臣能居住得安然静怡,全是得了陛下的恩赐。”

怡人用托盘端上茶来,怡心将茶盏一一捧到玉皇大帝、王母和碧霞元君面前的几案上,然后侍立于碧霞元君身后。

碧霞元君对怡人、怡心道:“你们下去吧。”

怡人、怡心道:“是。”退了出去。

玉皇大帝也对身后的金枝、玉叶道:“你们也下去吧。”

金枝、玉叶道声“是”,也向殿外退去。

碧霞元君道:“陛下、王母,请用茶。”

玉皇大帝端起茶盏,捧在手中,道:“御妹能喜欢此地,朕也就安心了。”

玉皇大帝呷了一口茶,仔细品了,赞叹道:“好茶,此茶不逊天宫的碧螺春。御妹从何得来?”

碧霞元君笑道:“回禀陛下,此茶为泰山所产。此茶树生于泰山东坡的崖壁上,因此能得东海之气蕴育,绵柔而不干涩,香馨而不浓郁。是泰山之茶的极品。每年谷雨前后,臣便着小仙子趁日出东海,云刚散去,凝露未消之时采摘,再加精心烘制而成。陛下若喜欢,臣便将今年所采呈献于陛下。”

玉皇大帝推辞道:“不可。朕岂能夺御妹所爱?”

碧霞元君道:“陛下,臣居天宫时,曾得陛下的碧螺春。辞离天宫时,陛下又赐灵芝与臣。今日陛下驾临鄙处,无物贡奉,甚感愧疚,还望陛下不弃。”

玉皇大帝见碧霞元君讲得诚恳,忙笑道:“好、好,御妹盛情,朕领了。”

君臣边饮茶边道离别之情,然后又谈天说地,好不欢快。

怡人轻轻走进殿来,走到碧霞元君身旁,悄声道:“师尊,该用午膳了。”

碧霞元君点了点头,道:“奉上来吧。”

怡人道声“是”,退了出去。

不一会,怡人、怡心将苹果、桃子等水果呈到几案上。然后又退了出去。

碧霞元君道:“陛下,人间不比天宫,没有奇珍异果,琼浆玉液。臣只能用尘世间所产招待陛下。”

玉皇大帝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御妹不必客气。朕见这些水果就挺好,色香型俱佳。朕早已闻到他们的香气了。”

碧霞元君手指盘中水果,向玉皇大帝介绍道:“陛下,这是烟台的苹果,您看他,圆圆的,又红的艳丽,凡间之人便赋予他‘团团圆圆,红红火火’之寓意。这苹果不仅寓意好,而且确实好吃,其肉质面软,味道馨香,还可做香料熏衣……”

玉皇大帝与王母听到如此讲,禁不住各自拿起一个苹果,仔细地看了看。王母赞赏道:“果然如妹妹所言,他的香气远远地就入了我的鼻子。”

碧霞元君又指着盘中的桃子,道:“陛下,这桃名曰‘肥桃’,产于泰山西麓,他不仅个大,而且桃肉很有特点:肉质细腻如脂,甘甜如蜜。若熟后再藏月余,则其肉质如胶冻,无需切削,直接吸食即可。大唐国里仅此处有产,量亦不多,仅做贡品。达官贵人,也难得一尝。”

玉皇大帝和王母听得如痴如醉,禁不住放下苹果,又拿起肥桃来,细细观看。玉皇大帝频频点头赞赏道:“果真不错”。

王母也赞赏道:“果然如妹妹所言,不比蟠桃差多少。”

碧霞元君又向玉皇大帝介绍了乐凌的小枣、莱阳的梨和泰山的板栗等。

玉皇大帝和王母听着碧霞元君的介绍,频频地点着头。

碧霞元君又指着盘中已切成菊花瓣状的青皮水萝卜,对玉皇大帝道:“陛下,这种水果,是人间特有,天宫绝无的……”

玉皇大帝颇感好奇地道:“是吗?”说着,伸手拿起来,反复地端详,疑惑地道:“这是何水果?为何天宫里没有?”

碧霞元君笑道:“回禀陛下,这水果名曰‘青皮水萝卜’,产于潍县。您看他,内外一色的青绿色,尤其这肉质,水润晶莹,绿如翠玉,脆如薄冰,清新爽口,甘甜之中带有些许的辛辣;若是不小心掉在地上,则如玉击石,碎不可收。”

玉皇大帝和王母并不完全相信,各掰了一块,放入口中咀嚼。

玉皇大帝嚼着,道:“果然如御妹所讲,用牙一咬,脆若酥糖,“咯嘣”作响。再一嚼,其汁淋漓,甘甜如涌,微带辛辣,清新爽口。与天宫里的奇珍异果完全不同。”禁不住又咬一口。

碧霞元君又道:“陛下,这青皮水萝卜,不仅好吃,而且别有一番作用,他可理气健脾,有助积食消化。凡间之人,常用此种水果治疗腹胀、气滞。当然,他们是吃不到这潍县出产的青皮水萝卜的。”

王母细细品嚼着,也夸赞道:“果然是好水果,行时能否求妹妹带些回去?”

碧霞元君听了,笑道:“王母即开金口,愚妹安敢不应?只是……”碧霞元君欲言又止。

王母道:“‘只是什么’?难道妹妹不舍得?”

碧霞元君笑道:“王母暂莫追问,一会愚妹再告知。”

碧霞元君向大殿外轻声呼唤道:“怡人——”

怡人走进大殿,施礼道:“师尊有何吩咐?”

碧霞元君道:“将本君珍藏的美酒呈上来。”

怡人施礼道:“是”,退出大殿。

怡人端来琥珀杯,怡心捧着紫晶酒壶走进来。怡人轻轻将杯子摆放到玉皇大帝、王母及碧霞元君面前的几案上,怡心则斟满酒。然后二人退了出去。

醇香四溢,飘满大殿。

玉皇大帝惊讶地道:“御妹,这是何酒?如此醇香?”

碧霞元君道:“回禀陛下,这是臣珍藏千年的兰陵美酒。此酒亦是当地所产,虽无法与陛下的琼浆玉液相比,但也算是尘世间酒中极品。”

玉皇大帝微微点了点头。

碧霞元君端起酒杯,又道:“陛下,您今日驾临鄙祠,臣不胜荣幸。臣极尽所能,备此薄酒俗果,望陛下不弃,能尽兴畅饮。”

玉皇大帝道:“御妹客气了。朕与御妹乃一人所出,如同亲兄妹。御妹辞离天宫,朕时常挂念,今日相聚,高兴之至,莫说有名果佳酿,就是粗茶水酒,朕也要开怀畅饮。”说着,端起酒杯,又道:“御妹,请。”言罢,一饮而尽。

碧霞元君与王母也都举杯而饮。

玉皇大帝仔细的回味了口中的酒,赞叹道:“此酒醇香绵柔,不燥不冲,果真是好酒。”

怡人、怡心走进大殿,又为三位尊长斟满酒。

君臣三人,频频举杯,好不欢快。

饮酒罢,怡人、怡心将几案上的酒杯、茶盏撤去,又端上茶来,放在玉皇大帝、王母和碧霞元君面前的几案上,然后退去。

玉皇大帝等三人坐在几案前饮茶,忽然听到一屁响,立时殿内臭气弥漫。

王母不知是谁放的屁,不好意思说,只能悄悄用衣袖掩了口鼻。

玉皇大帝见状,笑道:“帝后,香气熏到你了?”

王母责怪道:“陛下,您今日怎么象一孩童?全没了至尊的庄严?”

玉皇大帝笑道:“帝后所言差也。帝后与御妹都是自家亲人,何需板着面孔,裝模作样?朕告诉你吧,刚才那屁,是朕所放……”玉皇大帝又疑惑地道:“今日也不知怎的,腹内总觉有气蹿动,憋也憋不住……”又对碧霞元君道:“御妹,你莫笑话,朕确实是……”

碧霞元君笑道:“陛下,臣刚才便说,这潍县的青皮水萝卜,有理气之功。吃了他,若再喝些茶水,排气那事自然,想憋都憋不住的。”

玉皇大帝和王母听了哈哈大笑。

王母道:“怪不得妹妹刚才没讲完,原来是这意思?”

碧霞元君笑着点了点头。

玉皇大帝自嘲的道:“这下好了,朕回到天宫,不成了臭屁熏天了?”

玉皇大帝一句话,又引得三人大笑。

2.下午

2.1.泰山

2.1.1.碧霞祠外

碧霞元君送玉皇大帝和王母走出碧霞祠。

玉皇大帝和王母踏上九彩祥云,巡游队伍,浩浩荡荡,向西行去。

碧霞元君站在祠门外,躬身施礼送驾。

2.1.2.天街

玉皇大帝一行沿天街直往前行。

2.1.3.南天门

玉皇大帝一行浩浩荡荡出了南天门,沿十八盘向下而去。

2.1.4.中天门

玉皇大帝一行走出中天门,沿着山路,直向山下走去。

2.1.5.陈老伯家

2.1.5.1.房前

桃花仙子和香草两人坐在房前的凳子上,每人脚前放着一个活筐。香草缝制着桃花仙子的一条大红色长裙;桃花仙子缝制着白龙的红色长衫。二人一边做活,一边说说笑笑,好不开心。

香草缝制完长裙,放下手中针线,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见没有什么瑕疵,双手拎着裙肩,站起身来,轻轻抖了抖,道:“姐姐,俺缝完了,你试试合不合身?”

桃花仙子停下手中的活,抬头看了看衣裙,道:“不用试,你手这么巧,一定合身。”

香草认真的道:“那哪行?这嫁衣比不得平常衣裳,不能马虎。姐姐还是试试吧,看看哪儿不合身,或是有缝的不好的地方,也好趁早改。要不,等到了那一天,就不好了。”

桃花仙子放下手中正在为白龙缝制的长衫,站起身,略带羞涩地接过香草手中的长裙,转身走进自己屋里。

桃花仙子换上了香草缝制好的红裙从屋里走出来。

香草见了,高兴地拍着手欢笑道:“姐姐,真好看。”

桃花仙子低头看着红裙。这红裙如火,映得她面色绯红。桃花仙子心里好不甜美。她轻轻地旋转了下身子,红裙徐徐飘了起来,如一朵盛开的大红喇叭花,娇艳无比。轻声问:“真的好看?” 

香草点着头,认真的道:“真好看。你这一转,轻飘飘的,就和仙女下凡一样。”

桃花仙子心里也美滋滋的,故意问:“你见过仙女下凡?”

香草道:“俺哪有那福气?俺只听老人讲过。但是,俺想,仙女下凡也不过就是姐姐这样子吧?”

桃花仙子笑道:“香草妹妹真会说话。”她心里带着自豪与羞涩。

香草一本正经的道:“真的,俺不骗你。你这么俊,皮肤又这么白,被这红裙子一衬,这皮肤更是有红似白的,仙女能比你俊哪里去?”香草一边说,一边走过去,仔细地查看缝的针脚,恐怕哪儿不工整,有瑕疵。

桃花仙子道:“妹妹,不用看了,你缝的挺好的。”

香草边检查边认真的道:“这是你的嫁衣,俺可不敢马虎,不然,白龙哥会生俺气的。”

桃花仙子望着香草,心里油然升起一种痛惜之情,暗自道:“多好的一个人啊,只可惜……” 

香草检查完,直起身,满脸带着纯真的笑容,道:“姐姐,你放心穿吧,俺都看过了,都挺好的。”

桃花仙子由衷地道:“妹妹,谢谢你——”

香草道:“你谢俺做啥?这不是俺该做的?你家又不在这,俺就是你娘家人。”

桃花仙子感动得热泪盈眶,一把搂住香草,道:“你真是我的好妹妹,亲妹妹。”说着,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

香草先是一惊,继而安慰道:“姐姐别难过,以后俺就是你的亲妹妹,你有啥事,尽管给俺讲。”

桃花仙子激动地不住点头,唏嘘着“嗯、嗯”不止。

香草又安慰道:“姐姐,不要哭,眼泪掉到你的嫁衣上就不好了。”

桃花仙子止住哭,用手擦了泪,喃喃的道:“我高兴……”她放开香草,缓缓向屋里走去。

香草坐到桃花仙子的凳子上,拿起桃花仙子刚才缝制的长衫,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缝起来。

桃花仙子手拿换下的刚做好的红裙走出来,见香草一针一线地为白龙缝制婚衣,心中感慨万千,她站在香草身后看着,不忍心向香草要过来。

片刻,桃花仙子坐到香草的凳子上,把红裙放在活筐子里,拿起裁好的红盖头布,用红线撩起布边来。

桃花仙子一边撩着布边,一边问香草:“妹妹,姐姐要嫁人了,你有中意的没有?”

香草羞红着脸,道:“俺是山里人,这事俺做不了主。”

桃花仙子疑惑地道:“这话怎么说?”

香草淡淡的道:“婚姻大事,从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有女孩子能做主的?”

桃花仙子惊讶地道:“自己不能做主?”

香草道:“自古以来俺们女人都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哪里像姐姐,能自己做主。”话语里既有哀怨之意,又有羡慕之情,更是充满了无可奈何之感。

桃花仙子忿忿地道:“这怎么可以?要是嫁个自己不爱的人怎么生活?”

香草淡淡的道:“哪像姐姐说的那么严重?祖祖辈辈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女孩子嫁人,有啥爱不爱?入洞房之前,两个人都没见过面,只有入了洞房,才知道对方长得啥样。只要不是瞎子、瘸子、傻子,这个女孩子就算是烧了高香,找了个好男人。”香草轻轻地叹息着。

桃花仙子愤愤不平的道:“这对女人也太不公平了。”

香草无可奈何的道:“自古以来都是这样。女人就是这个命,能有啥办法?”

桃花仙子道:“妹妹,若是有一日,你也这样,你能愿意?你能甘心?”

香草听了,低头沉默不语,片刻,才抬起头来,茫然地望着远方,叹了声气,道:“不愿意又能咋办?甘不甘心不也得那样?!”话语里充满了无奈与悲哀,她两眼红红的,差点掉下泪来。

桃花仙子听了也为香草难过,沉思片刻,犹犹豫豫的道:“妹妹,你喜欢白龙哥吗?”

香草听了猛然一惊,手也一阵哆嗦,缝衣裳的针一下扎到手指上,不自主的“哎呦”了一声,捏着手指放到嘴里吸吮。

桃花仙子见了,心里全明白了,笑道:“妹妹,扎手了?”

香草红着脸,嗔怪道:“姐姐,你胡说啥?!”

桃花仙子笑道:“看把你惊得?我早就知道妹妹喜欢白龙哥……”

香草赶忙分辩道:“姐姐,你千万别乱想,俺与白龙哥啥事也没有,白龙哥只爱姐姐一个人……”

桃花仙子笑道:“妹妹别害怕,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说,我怕你嫁个不爱的人,毁了你一辈子的幸福。既然你也爱白龙哥,不如你也嫁给他,我们三人和和美美的一起过日子……”

香草忙道:“姐姐快别说了,羞死人了……”

桃花仙子认真的道:“这有什么羞臊的?哪个达官贵人不都是三妻四妾的?我们姐妹二人共同服侍白龙哥,不是更好?”

香草急红着脸辩白道:“白龙哥只喜欢姐姐你一个人,俺不会嫁给他的……”

桃花仙子撩完红盖头布布边,放下针线,两手一抖红盖头布,顺势蒙到香草头上,咯咯地笑道:“我们俩一块做新娘……”

香草急得一把扯下红头布,仍在活筐子里,生气的道:“姐姐,你别开这玩笑……”

话刚说完,就听到东边的山路上,传来一阵嘈杂之声。香草转头看,见一队人,威风凛凛地沿着山路由北向南走来。

香草十分好奇,道:“姐姐,快看那些人……”说着,拉着桃花仙子的手就往山路边跑去。她也是为摆脱刚才的尴尬,

2.1.5.2.山路上

二人跑到山路边,见几十个身穿盔甲,腰挎长剑,凶神恶煞般的人走过去,紧接着又是十几个手里拿着各种古里古怪兵器的人走过来。

香草惊讶不已,手指这些人,头也不回地道:“姐姐,这是些啥人?这么古怪?”

护法神李天督听到香草说话,不自主地扭头向她看来,当他看到香草身边的桃花仙子时,他一眼就识出了桃花仙子真身:

桃花仙子现出:一棵饱经沧桑,枝残叶落,苍老不堪的老桃树的原形。

桃花仙子也认出了这些人:走在最前面的那些人是天将,而香草手指的这些古怪人,则是护法神和护法。她大惊失色。用力甩开香草的手,转身就往回跑。

只可惜,此时已晚。李天督大喝一声:“大胆仙子,哪里逃?”直追过去,不几步便跑到桃花仙子前面,挡住了桃花仙子的去路,转身面对桃花仙子,“嗖”的一声抽出斩妖剑,直指桃花仙子心窝。

桃花仙子转身再逃,可没逃两步,托塔天王带领赤链护法等几位护法也随即追赶过来,把桃花仙子围在中间。

赤链护法抛出索链,将桃花仙子双手锁住。

护卫玉皇大帝的队伍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一惊,立时停住了脚步。

香草不知发生了何事,等反应过来,已见桃花仙子被这些凶神恶煞般的人给捉住了,急忙扑上去,撕扯着他们,大声质问到:“你们是啥人?为啥要捉俺姐姐?快放开她……”

众护法也不答话,推开香草,押着桃花仙子就往玉皇大帝驾前走。

护法神来到玉皇大帝驾前,施礼道:“启禀陛下,臣捉拿了私逃天宫的桃花仙子,请求陛下发落。”

玉皇大帝听了大怒,道:“大胆仙子,违犯天条,私自下凡,罪该万死。速速押回天宫,严加惩处。”

桃花仙子道:“我不回天宫,我与白龙哥相恩相爱,我要与白龙哥在一起。”

玉皇大帝断喝到:“大胆仙子,已犯天条,还不悔改。”随即对霹雳神道:“霹雳爱卿,朕命你惩她十个霹雳。”

霹雳神施礼道:“遵旨。”

霹雳神转过身,面向桃花仙子,从腰间取下火镰,高高举起霹雳剑,对着桃花仙子用霹雳剑在火镰上用力砍削。随着砍削,发出一声震耳欲聋般霹雳声响,并有一道电光从火镰处直射向桃花仙子。

2.1.5.3.桃花仙子脑袋里

霹雳、电光直射入桃花仙子的脑袋里。桃花仙子的脑浆翻腾,如开锅一般。

2.1.5.4.山路上

桃花仙子的脑袋如迸裂一般疼痛难忍。她禁不住双手抱着头,“哎呦”的一声大叫。

香草见桃花仙子身受折磨,心如刀绞,呼喊着:“你们这些强盗,快放了俺姐姐……”拼命地要冲进去救她。

护法们在周围把守着,香草哪里能进得去?香草急得又扯又叫。

霹雳神一次又一次地用霹雳剑砍削火镰,而且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声声霹雳连续不断,道道电光放射不止。霹雳、电光一次次射向桃花仙子脑袋。

2.1.5.5.桃花仙子脑袋里

霹雳、电光不停地射进桃花仙子的脑袋里,脑浆翻卷沸腾。

2.1.5.6.山路上

桃花仙子痛不欲生,呻吟不止。实在忍受不了了,就跪在地上,双手抱着头往地上撞,直撞得头上鲜血淋淋。其状惨不忍睹,目不忍视。

霹雳神行完十个霹雳之刑,收住手。桃花仙子蜷缩着跪在地上,昏昏沉沉,疼得她满脸都是汗水。

玉皇大帝对护法们道:“押回天宫,等候处斩。”

托塔天王等上前,拖着桃花仙子就要往山下走。

桃花仙子拼命地反抗、挣扎,呼喊道:“我不回天宫,我要和白龙哥在一起……”

香草冲进来,扑到桃花仙子身上,痛哭道:“姐姐,这是咋回事?他们为啥要捉你?”

桃花仙子扶住香草,道:“妹妹,你不知,我是天宫里的桃花仙子,私自下凡来,违犯了天规,今被捉住,定死无疑。这都是姐姐的命,姐姐无力抗争。但姐姐心愿未了,死不甘心。今求妹妹,替姐姐完成心愿,姐姐死也瞑目了。”说着,泪如雨下。

香草哭喊到:“姐姐,你不能死,白龙哥还等着与你成亲哪……”

桃花仙子难过地摇了摇头,泪流满面的道:“妹妹,姐姐已没了那个福气,等不到那一天了。姐姐知道妹妹一直都深爱着白龙哥,所以,姐姐求你,那日你代姐姐入洞房,与白龙哥成亲,好好照顾他……”

香草道:“不、不,白龙哥爱的是你……”

桃花仙子无可奈何地道:“妹妹,我命数已尽,无能为力了,但又不忍心让白龙哥孤苦伶仃一人,所以,姐姐求你。你答应姐姐,姐姐也好放心去……”

桃花仙子摘下挂在脖子上的小金铃,恋恋不舍地放到香草手上,哽噎着道:“妹妹,这是白龙哥的信物,你保管好他……”

香草本能地推辞道:“不,不……”

托塔天王等推搡着桃花仙子向山下走。

小金铃掉在地上,发出“叮铃铃”的声响。

4.1.2.深山里

白龙正在崖壁上采药,忽然听到金铃“叮铃铃”的急促声响,赶忙顺着藤蔓下来,背起药篓,驱动仙功,就往家里飞去。

4.1.3.陈老伯家外的山路上

桃花仙子被护法押着往山下走。

香草捡起小金铃,捧在手里,呼喊到:“姐姐,这是白龙哥给你的,你不能给别人……”

桃花仙子被护法推搡着,边不情愿地往前走,边扭头叮嘱香草,道:“妹妹,你一定记住姐姐的话,照顾好白龙哥……”

香草手捧小金铃,望着被护法们押走的桃花仙子,愣怔在那里。片刻,转身跑到玉皇大帝驾前,跪在地上,哭求到:“天神在上,小女子香草给您磕头,求求您,发发慈悲,放了我姐姐吧……”边说边不住地磕头,额头磕在山路的石头上,发出“砰砰”的响声,磕得满额头都是鲜血。

玉皇大帝见了惊得直锁眉头,不忍直视。

王母见此情景,疑惑地道:“你这姑娘,你是傻还是痴呀?本后都听得明明白白,你也爱那白公子,却因有这桃花仙子挡道,使你不能得成。今日陛下惩办了她,去了你的情敌,使你能与那白公子结为夫妻,不正好如了你的心愿?可你为何还拼命地为她求情?岂不是自找苦吃?”

香草道:“娘娘,您有所不知,俺虽然心里装着白龙哥,可白龙哥心里却只有桃花姐姐。没了桃花姐姐,白龙哥心里会难过的。俺不愿看他难过……”

王母道:“没想到,你这小小村姑,不仅痴情,而且还这样有情有义,真是难得,只可惜,那桃花仙子已经触犯了天规,不得饶恕。”

香草祈求道:“求娘娘开恩,放了姐姐,俺愿意替姐姐受过。”

王母摇了摇头,感叹地道:“姑娘,你这是何苦啊?!”

香草道:“娘娘,香草虽然是山里女子,没见过大世面,不懂得大道理,但是俺明白,爱一个人,就要让他高兴,让他幸福,不能给他带来痛苦,这样,俺心里才能安生。哪怕是搭上俺的命,俺也愿意。”

王母感叹道:“天地之中,怎么有如此多痴情女子啊——”

4.1.4.陈老伯房前

白龙驱动仙功,直飞到涧坡上,收了仙功,落在地上。远远看见家东边的山路上聚集了许多人,不禁心中一惊,急忙扔下背篓,直朝人群跑来。

 

 

 

代写小品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注册登录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招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视频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保险公司小品剧本《天气变化
老师相亲超搞笑小品《不要彩
感谢党和政府小品剧本《天气
适合父亲节表演的小品《不要
海防民兵哨所音乐小品《海防
部队八一建军节小品(战友情深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部队八一建军节小品(战友情深)
党员廉洁小品剧本《坚守原则》
禁毒宣传小品剧本(后悔的眼泪)
政府管委会和公司市场营销人员
军队情景剧剧本《最美机务兵》
建筑公司三句半剧本《部门创辉
电力企业反腐小品剧本《将反腐
安全生产情景剧本《安全不能马
医院开展“学党史跟党走”实践
婚姻登记搞笑小品剧本《520结婚
纪检委脱口秀《纪委那些事》
戏曲音乐剧本《村长的心病》
红色历史情景剧剧本《红色黔东
情感音乐剧剧本《庭前调解》
七一建党节小品剧本《最美党员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历史小品剧本
古装搞笑小品剧本《天南地北来
小学生红色教育题材小品《小小
感人故事小品剧《我爱你中国》
小学生表演红色历史题材小品《
乡村振兴小品剧本《村里那些事
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宣传小品《老
电信诈骗和网贷小品《心急的陷
六一儿童节超感人小品《唯一的
512护士节正能量小品剧本(你健
五一劳动节晚会节目爆笑小品《
供电局员工感人小品剧本《照亮
拐卖农村妇女小品《买媳妇》
电视台融媒体小品剧本《融媒体
建设精神文明社会音乐剧剧本《
您当前位置:小品剧本 > 电视剧本 > 神话电视剧本 > 爱你两生两世第一百二十九集 玉皇大帝巡泰山 桃花仙子被捉拿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与使用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神话电视剧本   会员:dongxingqi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24/5/3 16:34:07     最新修改:2024/5/5 12:01:24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电视剧本名:爱你两生两世第一百二十九集 玉皇大帝巡泰山 桃花仙子被捉拿
作者:董兴启
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第一百二十九集  玉皇大帝巡泰山 桃花仙子被捉拿

1.早晨

1.1.泰山

1.1.1.碧霞祠

1.1.1.1.碧霞祠外

碧霞元君迎驾在祠门外。

天将、护法神等来到祠门前,分列两侧。

碧霞元君上前参见玉皇大帝,施礼道:“臣恭迎陛下。臣不知陛下驾临,有失远迎,请陛下恕罪。”

玉皇大帝道:“御妹莫客气。朕是今日兴起,趁这九九重阳之日,来泰山一巡,看望御妹,并未知会,御妹当然不知,御妹何罪之有?朕又怎会怪罪?”

碧霞元君忙道:“谢陛下。请陛下驾临祠内歇息。”

玉皇大帝和王母由碧霞元君引导,在金枝、玉叶和众仙子的簇拥下,向碧霞祠里走去。

1.1.1.2.祠院里

碧霞元君引导玉皇大帝和王母穿过祠院,向大殿里走去。

1.1.1.3.大殿里

碧霞元君引导玉皇大帝和王母走进大殿。

金枝、玉叶紧跟玉皇大帝走进殿里,众仙子则候在殿外。

怡人、怡心尾随之后,走进殿里服侍。

碧霞元君向玉皇大帝和王母让座道:“陛下、王母请坐。”

玉皇大帝和王母客气地道:“谢谢御妹。”

玉皇大帝坐在大殿北侧正中位置,王母坐在大殿左侧边。

碧霞元君站在大殿右侧边,对仙子怡人、怡心道:“上茶。”

怡人、怡心道声“是”,向大殿外走去。

玉皇大帝对碧霞元君道:“御妹,快快请坐。”

碧霞元君道:“谢陛下。”然后坐了下来。

玉皇大帝道:“御妹离开天宫,一晃也有许多年了,不知御妹住得习惯否?”

碧霞元君道:“谢陛下恩典。臣来泰山千万年,虽然尘世间纷争云起,战乱不断,但却未曾有一人来此骚扰过。臣能居住得安然静怡,全是得了陛下的恩赐。”

怡人用托盘端上茶来,怡心将茶盏一一捧到玉皇大帝、王母和碧霞元君面前的几案上,然后侍立于碧霞元君身后。

碧霞元君对怡人、怡心道:“你们下去吧。”

怡人、怡心道:“是。”退了出去。

玉皇大帝也对身后的金枝、玉叶道:“你们也下去吧。”

金枝、玉叶道声“是”,也向殿外退去。

碧霞元君道:“陛下、王母,请用茶。”

玉皇大帝端起茶盏,捧在手中,道:“御妹能喜欢此地,朕也就安心了。”

玉皇大帝呷了一口茶,仔细品了,赞叹道:“好茶,此茶不逊天宫的碧螺春。御妹从何得来?”

碧霞元君笑道:“回禀陛下,此茶为泰山所产。此茶树生于泰山东坡的崖壁上,因此能得东海之气蕴育,绵柔而不干涩,香馨而不浓郁。是泰山之茶的极品。每年谷雨前后,臣便着小仙子趁日出东海,云刚散去,凝露未消之时采摘,再加精心烘制而成。陛下若喜欢,臣便将今年所采呈献于陛下。”

玉皇大帝推辞道:“不可。朕岂能夺御妹所爱?”

碧霞元君道:“陛下,臣居天宫时,曾得陛下的碧螺春。辞离天宫时,陛下又赐灵芝与臣。今日陛下驾临鄙处,无物贡奉,甚感愧疚,还望陛下不弃。”

玉皇大帝见碧霞元君讲得诚恳,忙笑道:“好、好,御妹盛情,朕领了。”

君臣边饮茶边道离别之情,然后又谈天说地,好不欢快。

怡人轻轻走进殿来,走到碧霞元君身旁,悄声道:“师尊,该用午膳了。”

碧霞元君点了点头,道:“奉上来吧。”

怡人道声“是”,退了出去。

不一会,怡人、怡心将苹果、桃子等水果呈到几案上。然后又退了出去。

碧霞元君道:“陛下,人间不比天宫,没有奇珍异果,琼浆玉液。臣只能用尘世间所产招待陛下。”

玉皇大帝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御妹不必客气。朕见这些水果就挺好,色香型俱佳。朕早已闻到他们的香气了。”

碧霞元君手指盘中水果,向玉皇大帝介绍道:“陛下,这是烟台的苹果,您看他,圆圆的,又红的艳丽,凡间之人便赋予他‘团团圆圆,红红火火’之寓意。这苹果不仅寓意好,而且确实好吃,其肉质面软,味道馨香,还可做香料熏衣……”

玉皇大帝与王母听到如此讲,禁不住各自拿起一个苹果,仔细地看了看。王母赞赏道:“果然如妹妹所言,他的香气远远地就入了我的鼻子。”

碧霞元君又指着盘中的桃子,道:“陛下,这桃名曰‘肥桃’,产于泰山西麓,他不仅个大,而且桃肉很有特点:肉质细腻如脂,甘甜如蜜。若熟后再藏月余,则其肉质如胶冻,无需切削,直接吸食即可。大唐国里仅此处有产,量亦不多,仅做贡品。达官贵人,也难得一尝。”

玉皇大帝和王母听得如痴如醉,禁不住放下苹果,又拿起肥桃来,细细观看。玉皇大帝频频点头赞赏道:“果真不错”。

王母也赞赏道:“果然如妹妹所言,不比蟠桃差多少。”

碧霞元君又向玉皇大帝介绍了乐凌的小枣、莱阳的梨和泰山的板栗等。

玉皇大帝和王母听着碧霞元君的介绍,频频地点着头。

碧霞元君又指着盘中已切成菊花瓣状的青皮水萝卜,对玉皇大帝道:“陛下,这种水果,是人间特有,天宫绝无的……”

玉皇大帝颇感好奇地道:“是吗?”说着,伸手拿起来,反复地端详,疑惑地道:“这是何水果?为何天宫里没有?”

碧霞元君笑道:“回禀陛下,这水果名曰‘青皮水萝卜’,产于潍县。您看他,内外一色的青绿色,尤其这肉质,水润晶莹,绿如翠玉,脆如薄冰,清新爽口,甘甜之中带有些许的辛辣;若是不小心掉在地上,则如玉击石,碎不可收。”

玉皇大帝和王母并不完全相信,各掰了一块,放入口中咀嚼。

玉皇大帝嚼着,道:“果然如御妹所讲,用牙一咬,脆若酥糖,“咯嘣”作响。再一嚼,其汁淋漓,甘甜如涌,微带辛辣,清新爽口。与天宫里的奇珍异果完全不同。”禁不住又咬一口。

碧霞元君又道:“陛下,这青皮水萝卜,不仅好吃,而且别有一番作用,他可理气健脾,有助积食消化。凡间之人,常用此种水果治疗腹胀、气滞。当然,他们是吃不到这潍县出产的青皮水萝卜的。”

王母细细品嚼着,也夸赞道:“果然是好水果,行时能否求妹妹带些回去?”

碧霞元君听了,笑道:“王母即开金口,愚妹安敢不应?只是……”碧霞元君欲言又止。

王母道:“‘只是什么’?难道妹妹不舍得?”

碧霞元君笑道:“王母暂莫追问,一会愚妹再告知。”

碧霞元君向大殿外轻声呼唤道:“怡人——”

怡人走进大殿,施礼道:“师尊有何吩咐?”

碧霞元君道:“将本君珍藏的美酒呈上来。”

怡人施礼道:“是”,退出大殿。

怡人端来琥珀杯,怡心捧着紫晶酒壶走进来。怡人轻轻将杯子摆放到玉皇大帝、王母及碧霞元君面前的几案上,怡心则斟满酒。然后二人退了出去。

醇香四溢,飘满大殿。

玉皇大帝惊讶地道:“御妹,这是何酒?如此醇香?”

碧霞元君道:“回禀陛下,这是臣珍藏千年的兰陵美酒。此酒亦是当地所产,虽无法与陛下的琼浆玉液相比,但也算是尘世间酒中极品。”

玉皇大帝微微点了点头。

碧霞元君端起酒杯,又道:“陛下,您今日驾临鄙祠,臣不胜荣幸。臣极尽所能,备此薄酒俗果,望陛下不弃,能尽兴畅饮。”

玉皇大帝道:“御妹客气了。朕与御妹乃一人所出,如同亲兄妹。御妹辞离天宫,朕时常挂念,今日相聚,高兴之至,莫说有名果佳酿,就是粗茶水酒,朕也要开怀畅饮。”说着,端起酒杯,又道:“御妹,请。”言罢,一饮而尽。

碧霞元君与王母也都举杯而饮。

玉皇大帝仔细的回味了口中的酒,赞叹道:“此酒醇香绵柔,不燥不冲,果真是好酒。”

怡人、怡心走进大殿,又为三位尊长斟满酒。

君臣三人,频频举杯,好不欢快。

饮酒罢,怡人、怡心将几案上的酒杯、茶盏撤去,又端上茶来,放在玉皇大帝、王母和碧霞元君面前的几案上,然后退去。

玉皇大帝等三人坐在几案前饮茶,忽然听到一屁响,立时殿内臭气弥漫。

王母不知是谁放的屁,不好意思说,只能悄悄用衣袖掩了口鼻。

玉皇大帝见状,笑道:“帝后,香气熏到你了?”

王母责怪道:“陛下,您今日怎么象一孩童?全没了至尊的庄严?”

玉皇大帝笑道:“帝后所言差也。帝后与御妹都是自家亲人,何需板着面孔,裝模作样?朕告诉你吧,刚才那屁,是朕所放……”玉皇大帝又疑惑地道:“今日也不知怎的,腹内总觉有气蹿动,憋也憋不住……”又对碧霞元君道:“御妹,你莫笑话,朕确实是……”

碧霞元君笑道:“陛下,臣刚才便说,这潍县的青皮水萝卜,有理气之功。吃了他,若再喝些茶水,排气那事自然,想憋都憋不住的。”

玉皇大帝和王母听了哈哈大笑。

王母道:“怪不得妹妹刚才没讲完,原来是这意思?”

碧霞元君笑着点了点头。

玉皇大帝自嘲的道:“这下好了,朕回到天宫,不成了臭屁熏天了?”

玉皇大帝一句话,又引得三人大笑。

2.下午

2.1.泰山

2.1.1.碧霞祠外

碧霞元君送玉皇大帝和王母走出碧霞祠。

玉皇大帝和王母踏上九彩祥云,巡游队伍,浩浩荡荡,向西行去。

碧霞元君站在祠门外,躬身施礼送驾。

2.1.2.天街

玉皇大帝一行沿天街直往前行。

2.1.3.南天门

玉皇大帝一行浩浩荡荡出了南天门,沿十八盘向下而去。

2.1.4.中天门

玉皇大帝一行走出中天门,沿着山路,直向山下走去。

2.1.5.陈老伯家

2.1.5.1.房前

桃花仙子和香草两人坐在房前的凳子上,每人脚前放着一个活筐。香草缝制着桃花仙子的一条大红色长裙;桃花仙子缝制着白龙的红色长衫。二人一边做活,一边说说笑笑,好不开心。

香草缝制完长裙,放下手中针线,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见没有什么瑕疵,双手拎着裙肩,站起身来,轻轻抖了抖,道:“姐姐,俺缝完了,你试试合不合身?”

桃花仙子停下手中的活,抬头看了看衣裙,道:“不用试,你手这么巧,一定合身。”

香草认真的道:“那哪行?这嫁衣比不得平常衣裳,不能马虎。姐姐还是试试吧,看看哪儿不合身,或是有缝的不好的地方,也好趁早改。要不,等到了那一天,就不好了。”

桃花仙子放下手中正在为白龙缝制的长衫,站起身,略带羞涩地接过香草手中的长裙,转身走进自己屋里。

桃花仙子换上了香草缝制好的红裙从屋里走出来。

香草见了,高兴地拍着手欢笑道:“姐姐,真好看。”

桃花仙子低头看着红裙。这红裙如火,映得她面色绯红。桃花仙子心里好不甜美。她轻轻地旋转了下身子,红裙徐徐飘了起来,如一朵盛开的大红喇叭花,娇艳无比。轻声问:“真的好看?” 

香草点着头,认真的道:“真好看。你这一转,轻飘飘的,就和仙女下凡一样。”

桃花仙子心里也美滋滋的,故意问:“你见过仙女下凡?”

香草道:“俺哪有那福气?俺只听老人讲过。但是,俺想,仙女下凡也不过就是姐姐这样子吧?”

桃花仙子笑道:“香草妹妹真会说话。”她心里带着自豪与羞涩。

香草一本正经的道:“真的,俺不骗你。你这么俊,皮肤又这么白,被这红裙子一衬,这皮肤更是有红似白的,仙女能比你俊哪里去?”香草一边说,一边走过去,仔细地查看缝的针脚,恐怕哪儿不工整,有瑕疵。

桃花仙子道:“妹妹,不用看了,你缝的挺好的。”

香草边检查边认真的道:“这是你的嫁衣,俺可不敢马虎,不然,白龙哥会生俺气的。”

桃花仙子望着香草,心里油然升起一种痛惜之情,暗自道:“多好的一个人啊,只可惜……” 

香草检查完,直起身,满脸带着纯真的笑容,道:“姐姐,你放心穿吧,俺都看过了,都挺好的。”

桃花仙子由衷地道:“妹妹,谢谢你——”

香草道:“你谢俺做啥?这不是俺该做的?你家又不在这,俺就是你娘家人。”

桃花仙子感动得热泪盈眶,一把搂住香草,道:“你真是我的好妹妹,亲妹妹。”说着,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

香草先是一惊,继而安慰道:“姐姐别难过,以后俺就是你的亲妹妹,你有啥事,尽管给俺讲。”

桃花仙子激动地不住点头,唏嘘着“嗯、嗯”不止。

香草又安慰道:“姐姐,不要哭,眼泪掉到你的嫁衣上就不好了。”

桃花仙子止住哭,用手擦了泪,喃喃的道:“我高兴……”她放开香草,缓缓向屋里走去。

香草坐到桃花仙子的凳子上,拿起桃花仙子刚才缝制的长衫,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缝起来。

桃花仙子手拿换下的刚做好的红裙走出来,见香草一针一线地为白龙缝制婚衣,心中感慨万千,她站在香草身后看着,不忍心向香草要过来。

片刻,桃花仙子坐到香草的凳子上,把红裙放在活筐子里,拿起裁好的红盖头布,用红线撩起布边来。

桃花仙子一边撩着布边,一边问香草:“妹妹,姐姐要嫁人了,你有中意的没有?”

香草羞红着脸,道:“俺是山里人,这事俺做不了主。”

桃花仙子疑惑地道:“这话怎么说?”

香草淡淡的道:“婚姻大事,从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有女孩子能做主的?”

桃花仙子惊讶地道:“自己不能做主?”

香草道:“自古以来俺们女人都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哪里像姐姐,能自己做主。”话语里既有哀怨之意,又有羡慕之情,更是充满了无可奈何之感。

桃花仙子忿忿地道:“这怎么可以?要是嫁个自己不爱的人怎么生活?”

香草淡淡的道:“哪像姐姐说的那么严重?祖祖辈辈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女孩子嫁人,有啥爱不爱?入洞房之前,两个人都没见过面,只有入了洞房,才知道对方长得啥样。只要不是瞎子、瘸子、傻子,这个女孩子就算是烧了高香,找了个好男人。”香草轻轻地叹息着。

桃花仙子愤愤不平的道:“这对女人也太不公平了。”

香草无可奈何的道:“自古以来都是这样。女人就是这个命,能有啥办法?”

桃花仙子道:“妹妹,若是有一日,你也这样,你能愿意?你能甘心?”

香草听了,低头沉默不语,片刻,才抬起头来,茫然地望着远方,叹了声气,道:“不愿意又能咋办?甘不甘心不也得那样?!”话语里充满了无奈与悲哀,她两眼红红的,差点掉下泪来。

桃花仙子听了也为香草难过,沉思片刻,犹犹豫豫的道:“妹妹,你喜欢白龙哥吗?”

香草听了猛然一惊,手也一阵哆嗦,缝衣裳的针一下扎到手指上,不自主的“哎呦”了一声,捏着手指放到嘴里吸吮。

桃花仙子见了,心里全明白了,笑道:“妹妹,扎手了?”

香草红着脸,嗔怪道:“姐姐,你胡说啥?!”

桃花仙子笑道:“看把你惊得?我早就知道妹妹喜欢白龙哥……”

香草赶忙分辩道:“姐姐,你千万别乱想,俺与白龙哥啥事也没有,白龙哥只爱姐姐一个人……”

桃花仙子笑道:“妹妹别害怕,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说,我怕你嫁个不爱的人,毁了你一辈子的幸福。既然你也爱白龙哥,不如你也嫁给他,我们三人和和美美的一起过日子……”

香草忙道:“姐姐快别说了,羞死人了……”

桃花仙子认真的道:“这有什么羞臊的?哪个达官贵人不都是三妻四妾的?我们姐妹二人共同服侍白龙哥,不是更好?”

香草急红着脸辩白道:“白龙哥只喜欢姐姐你一个人,俺不会嫁给他的……”

桃花仙子撩完红盖头布布边,放下针线,两手一抖红盖头布,顺势蒙到香草头上,咯咯地笑道:“我们俩一块做新娘……”

香草急得一把扯下红头布,仍在活筐子里,生气的道:“姐姐,你别开这玩笑……”

话刚说完,就听到东边的山路上,传来一阵嘈杂之声。香草转头看,见一队人,威风凛凛地沿着山路由北向南走来。

香草十分好奇,道:“姐姐,快看那些人……”说着,拉着桃花仙子的手就往山路边跑去。她也是为摆脱刚才的尴尬,

2.1.5.2.山路上

二人跑到山路边,见几十个身穿盔甲,腰挎长剑,凶神恶煞般的人走过去,紧接着又是十几个手里拿着各种古里古怪兵器的人走过来。

香草惊讶不已,手指这些人,头也不回地道:“姐姐,这是些啥人?这么古怪?”

护法神李天督听到香草说话,不自主地扭头向她看来,当他看到香草身边的桃花仙子时,他一眼就识出了桃花仙子真身:

桃花仙子现出:一棵饱经沧桑,枝残叶落,苍老不堪的老桃树的原形。

桃花仙子也认出了这些人:走在最前面的那些人是天将,而香草手指的这些古怪人,则是护法神和护法。她大惊失色。用力甩开香草的手,转身就往回跑。

只可惜,此时已晚。李天督大喝一声:“大胆仙子,哪里逃?”直追过去,不几步便跑到桃花仙子前面,挡住了桃花仙子的去路,转身面对桃花仙子,“嗖”的一声抽出斩妖剑,直指桃花仙子心窝。

桃花仙子转身再逃,可没逃两步,托塔天王带领赤链护法等几位护法也随即追赶过来,把桃花仙子围在中间。

赤链护法抛出索链,将桃花仙子双手锁住。

护卫玉皇大帝的队伍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一惊,立时停住了脚步。

香草不知发生了何事,等反应过来,已见桃花仙子被这些凶神恶煞般的人给捉住了,急忙扑上去,撕扯着他们,大声质问到:“你们是啥人?为啥要捉俺姐姐?快放开她……”

众护法也不答话,推开香草,押着桃花仙子就往玉皇大帝驾前走。

护法神来到玉皇大帝驾前,施礼道:“启禀陛下,臣捉拿了私逃天宫的桃花仙子,请求陛下发落。”

玉皇大帝听了大怒,道:“大胆仙子,违犯天条,私自下凡,罪该万死。速速押回天宫,严加惩处。”

桃花仙子道:“我不回天宫,我与白龙哥相恩相爱,我要与白龙哥在一起。”

玉皇大帝断喝到:“大胆仙子,已犯天条,还不悔改。”随即对霹雳神道:“霹雳爱卿,朕命你惩她十个霹雳。”

霹雳神施礼道:“遵旨。”

霹雳神转过身,面向桃花仙子,从腰间取下火镰,高高举起霹雳剑,对着桃花仙子用霹雳剑在火镰上用力砍削。随着砍削,发出一声震耳欲聋般霹雳声响,并有一道电光从火镰处直射向桃花仙子。

2.1.5.3.桃花仙子脑袋里

霹雳、电光直射入桃花仙子的脑袋里。桃花仙子的脑浆翻腾,如开锅一般。

2.1.5.4.山路上

桃花仙子的脑袋如迸裂一般疼痛难忍。她禁不住双手抱着头,“哎呦”的一声大叫。

香草见桃花仙子身受折磨,心如刀绞,呼喊着:“你们这些强盗,快放了俺姐姐……”拼命地要冲进去救她。

护法们在周围把守着,香草哪里能进得去?香草急得又扯又叫。

霹雳神一次又一次地用霹雳剑砍削火镰,而且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声声霹雳连续不断,道道电光放射不止。霹雳、电光一次次射向桃花仙子脑袋。

2.1.5.5.桃花仙子脑袋里

霹雳、电光不停地射进桃花仙子的脑袋里,脑浆翻卷沸腾。

2.1.5.6.山路上

桃花仙子痛不欲生,呻吟不止。实在忍受不了了,就跪在地上,双手抱着头往地上撞,直撞得头上鲜血淋淋。其状惨不忍睹,目不忍视。

霹雳神行完十个霹雳之刑,收住手。桃花仙子蜷缩着跪在地上,昏昏沉沉,疼得她满脸都是汗水。

玉皇大帝对护法们道:“押回天宫,等候处斩。”

托塔天王等上前,拖着桃花仙子就要往山下走。

桃花仙子拼命地反抗、挣扎,呼喊道:“我不回天宫,我要和白龙哥在一起……”

香草冲进来,扑到桃花仙子身上,痛哭道:“姐姐,这是咋回事?他们为啥要捉你?”

桃花仙子扶住香草,道:“妹妹,你不知,我是天宫里的桃花仙子,私自下凡来,违犯了天规,今被捉住,定死无疑。这都是姐姐的命,姐姐无力抗争。但姐姐心愿未了,死不甘心。今求妹妹,替姐姐完成心愿,姐姐死也瞑目了。”说着,泪如雨下。

香草哭喊到:“姐姐,你不能死,白龙哥还等着与你成亲哪……”

桃花仙子难过地摇了摇头,泪流满面的道:“妹妹,姐姐已没了那个福气,等不到那一天了。姐姐知道妹妹一直都深爱着白龙哥,所以,姐姐求你,那日你代姐姐入洞房,与白龙哥成亲,好好照顾他……”

香草道:“不、不,白龙哥爱的是你……”

桃花仙子无可奈何地道:“妹妹,我命数已尽,无能为力了,但又不忍心让白龙哥孤苦伶仃一人,所以,姐姐求你。你答应姐姐,姐姐也好放心去……”

桃花仙子摘下挂在脖子上的小金铃,恋恋不舍地放到香草手上,哽噎着道:“妹妹,这是白龙哥的信物,你保管好他……”

香草本能地推辞道:“不,不……”

托塔天王等推搡着桃花仙子向山下走。

小金铃掉在地上,发出“叮铃铃”的声响。

4.1.2.深山里

白龙正在崖壁上采药,忽然听到金铃“叮铃铃”的急促声响,赶忙顺着藤蔓下来,背起药篓,驱动仙功,就往家里飞去。

4.1.3.陈老伯家外的山路上

桃花仙子被护法押着往山下走。

香草捡起小金铃,捧在手里,呼喊到:“姐姐,这是白龙哥给你的,你不能给别人……”

桃花仙子被护法推搡着,边不情愿地往前走,边扭头叮嘱香草,道:“妹妹,你一定记住姐姐的话,照顾好白龙哥……”

香草手捧小金铃,望着被护法们押走的桃花仙子,愣怔在那里。片刻,转身跑到玉皇大帝驾前,跪在地上,哭求到:“天神在上,小女子香草给您磕头,求求您,发发慈悲,放了我姐姐吧……”边说边不住地磕头,额头磕在山路的石头上,发出“砰砰”的响声,磕得满额头都是鲜血。

玉皇大帝见了惊得直锁眉头,不忍直视。

王母见此情景,疑惑地道:“你这姑娘,你是傻还是痴呀?本后都听得明明白白,你也爱那白公子,却因有这桃花仙子挡道,使你不能得成。今日陛下惩办了她,去了你的情敌,使你能与那白公子结为夫妻,不正好如了你的心愿?可你为何还拼命地为她求情?岂不是自找苦吃?”

香草道:“娘娘,您有所不知,俺虽然心里装着白龙哥,可白龙哥心里却只有桃花姐姐。没了桃花姐姐,白龙哥心里会难过的。俺不愿看他难过……”

王母道:“没想到,你这小小村姑,不仅痴情,而且还这样有情有义,真是难得,只可惜,那桃花仙子已经触犯了天规,不得饶恕。”

香草祈求道:“求娘娘开恩,放了姐姐,俺愿意替姐姐受过。”

王母摇了摇头,感叹地道:“姑娘,你这是何苦啊?!”

香草道:“娘娘,香草虽然是山里女子,没见过大世面,不懂得大道理,但是俺明白,爱一个人,就要让他高兴,让他幸福,不能给他带来痛苦,这样,俺心里才能安生。哪怕是搭上俺的命,俺也愿意。”

王母感叹道:“天地之中,怎么有如此多痴情女子啊——”

4.1.4.陈老伯房前

白龙驱动仙功,直飞到涧坡上,收了仙功,落在地上。远远看见家东边的山路上聚集了许多人,不禁心中一惊,急忙扔下背篓,直朝人群跑来。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原创剧本网www.ju20.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代写小品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小品剧本(8juben.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UserData} {$CompanyData}